川普“通俄门”余波 卷入“斯蒂尔档案”分析师被判无罪

www.witata.com | 10/19/2022 06:06 | 来源: 加拿大家园 | 已有(0)点评| |


自从川普2016年参选总统并获胜以来,美国司法、政界等领域发动了一系列针对川普的攻击,“通俄门”只是其中之一,尽管证据确凿,所有这些攻击者几乎都没有获罪。这就是美国的今天。

周二(10月18日),一个陪审团裁定对一位智库分析师的所有控罪均不成立。该分析师被控就其在建立一份已被认定为不可信的有关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Trump)的档案中所扮演角色向联邦调查局撒谎。

针对伊戈尔·丹琴科(Igor Danchenko)的案件,是特别检察官约翰·达勒姆(JohnDurham)提起的第三起,也可能是最后一起案件。这些案件是达勒姆对联邦调查局所进行的调查的一部分,调查核心涉及联调局对2016年特朗普竞选阵营勾结里姆林宫的指称所进行的调查是否恰当。

前两起案件分别以无罪判决和认罪并判处缓刑而告终。

丹琴科在宣读判决时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他的妻子在法庭书记员宣布第四项、也是最后一项指控“无罪”时,擦去了眼泪。

这项无罪裁决标志着特别检察官达勒姆的重大挫折,他在庭审后拒绝发表评论,几位陪审员也拒绝置评。

尽管特朗普的支持者希望,检察官能够揭露联调局和其它机构内部有某种全面的阴谋,企图破坏特朗普的竞选及其后来的总统任期,但三年多来的调查未能得到符合这些期望的证据。

唯一的一次定罪是,一名联邦调查局特工承认更改了与监视前特朗普助手有关的电子邮件,发现这一行为的不是达勒姆,而是司法部监察长。达勒姆提交审判的两起案件,均以全面的无罪裁决而告终。

丹琴科案是三起案件中第一起深涉调查“斯蒂尔档案”(Steeledossier)起源的案件,该档案声称汇集了特朗普2016年竞选阵营与克里姆林宫勾结的信息。

最著名的是,该档案声称,俄罗斯可能以特朗普在莫斯科一家酒店与妓女交往而勒索了特朗普。当此事在2017年公开时,特朗普则嘲讽说,这份档案是假新闻和猎巫式的政治迫害。

丹琴科自己承认,他负责档案中80%的原始情报和一半的随附分析。而审判证词表明,丹琴科对斯蒂尔呈现这些材料的方式,以及将其描述为事实的做法感到震惊和沮丧,丹琴科认为这些所谓的事实更像是谣言和猜测。

检察官说,如果丹琴科对他的消息来源更诚实,联邦调查局可能不会如此轻信“斯蒂尔档案”。事实证明,联调局使用了该档案中的材料来支持对特朗普竞选阵营的官员卡特·佩奇(CarterPage)进行无证监视的申请,尽管联调局从未能够证实该档案中的任何一项指称。

检察官们说,丹琴科对他提供给斯蒂尔的材料的来源者身份说了谎话。对丹琴科的具体指控称,当联邦调查局与他面谈,以确定他是如何获得用于该档案的材料时,他对一个消息来源者的身份的说法基本上是捏造的。

丹琴科告诉联邦调查局,当他接到一个他认为是俄美商会前会长谢尔盖·米利安(SergeiMillian)的匿名电话时,认为一些材料是从那里得到的。

检察官说,丹琴科的故事站不住脚。他们说,电话记录并没有显示任何电话的证据,丹琴科没有理由相信米利安,——一个他从未见过的特朗普的支持者,会突然愿意向陌生人提供有关贬损特朗普的信息。

丹琴科的律师坚持认为,首先,丹琴科从未说过他与米利安交谈过。他只是在联调局要他推测时,猜测米利安可能是来电人。他们说,他不应该因为按照联调局的要求去推测而被判有罪。

丹琴科的律师说,尽管如此,他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来电者很可能就是米利安。就在丹琴科通过一个共同熟人的电邮引荐而通过电邮联系了米利安几天后,这个匿名电话就打来了。

丹琴科的律师说,他的电话记录没有显示电话并不重要;因为丹琴科从一开始就告诉联邦调查局,电话可能是通过没有记录的保密移动应用程序进行的。

陪审团在听取了关于四项控罪的最终陈辩后,于周一下午开始审议。上周五,美国联邦地区法院的法官安东尼·特伦加(AnthonyTrenga)驳回了第五项控罪,称检察官未能证明这是一项法律问题。


关键词: 美国、选举、民生、中国
已有(0)条评论

过去24小时新闻

过去24小时与48小时之间新闻

热门专题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