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持续,中国“一带一路”寻找新的欧亚贸易路线

www.witata.com | 07/20/2022 03:15 | 已有(0)点评| |


中国重庆发往德国杜伊斯堡的中欧货运班列

将集装箱从中国经由俄罗斯运往欧盟成为中国“一带一路”的重要部分,但是莫斯科入侵乌克兰和西方随后对俄罗斯的制裁,迫使中国寻找替代方案。

面对五个多月战争造成的贸易中断所带来的经济影响,许多运输中国货物的货运代理正在将目光投向更远的南方,将铁路货物经由中亚、高加索和土耳其运往欧洲,尽管这条路线长期存在物流方面的问题。

罗马尼亚亚太研究所副总裁安德里亚·布林扎(Andreea Brinza)对自由欧洲/自由电台(RFE/RL)说:“为了生存,‘一带一路’别无选择,只能适应新的形势。”

主要的替代路线是一条绵延6500公里、横跨哈萨克斯坦、里海、阿塞拜疆、格鲁吉亚达到欧洲的公路、铁路和港口网络。这个网络被称为跨里海国际运输通道(Trans-Caspian International Transport Route,TITR)。

它也被称为“一带一路”的中部走廊。“一带一路”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倡议的一个覆盖全球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

过去十年来,这条通道获得了中国数十亿美元的的基础设施投资,但是由于成本和可预测性等问题,这条路线的货运份额较少。因此,用俄罗斯列车通过铁路或港口直接或经由白俄罗斯将货物运往欧洲成为中欧陆路贸易的主要通路,2021年占中欧西行和东行货运量的68%和82%。

但是在克里姆林宫今年2月入侵乌克兰后,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

根据跨里海国际运输通道协会的数据,横跨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货运量在2022年预计将达到320万吨,比上一年增长六倍。 这条路线在今年4月得到进一步推动,当时全球最大的运输集团之一的马士基(Maersk)取消了途径俄罗斯的货运服务,而是沿中部走廊开展铁路货运服务。随后,芬兰公司努尔米宁物流公司(Nurminen Logistics)在5月也做出同样的宣布。

自那以后,沿线多国政府——从土耳其到罗马尼亚到阿塞拜疆到格鲁吉亚到哈萨克斯坦——开会讨论了进一步投资和深化合作事宜。比如,哈萨克斯坦总统卡西姆若马尔特·托卡耶夫(Qasym-Zhomart Toqaev)对安卡拉进行了国事访问,与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 Recep Tayyip Erdogan)就这条路线的未来举行了磋商。

重新关注俄罗斯线路以外的货物运输也得到了许多中国物流公司的支持。这些公司过去没有重视中部通道,认为那条路线无利可图,定义也不明确。

布林扎说:“(沿线各政府)过去就有的兴趣,加上战争导致中国的选项有限,让中部走廊成为可能。但是这条线路的主要驱动力是中国。”

寻找替代方案

这个变化标志着跨里海国际运输通道的命运发生了巨大而快速的逆转,并且为中亚和高加索国家打开了新的可能。

随着中俄两国关系加深,经由俄罗斯的北部铁路网越来越得到中俄官员的支持,而且在新冠疫情期间,由于世界各地港口为了遏制病毒扩散而关闭或减少运营,经由俄罗斯的铁路货运路线也得到货运公司和货运代理的青睐,作为他们海上运输的替代方案。

2018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下令国有垄断企业俄罗斯铁路(Russian Railways)大幅增加集装箱货运量。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莫斯科称,预期集装箱运输量到2035年将会增长到360万箱。

在那期间,北京也补贴和宣传那些铁路线,让那些路线有利可图,这些努力在2020年带来了50%的货运量的增长。相比几年前列车几乎都是空车返回中国,这是显著的改善。

随着欧亚货运量的增加,途径俄罗斯的这条运输路线也被宣传为“一带一路”的成功故事,中国官员称这“提供了大陆供应链的稳定性。”

但是随着许多大公司和运输企业无法或不愿依赖经由俄罗斯的运输线,这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隙,许多政府试图利用和填补这个空隙。

哈萨克斯坦宣布将加大对里海沿岸港口的投资,该国国有铁路运营商哈萨克斯坦国家铁路 (Kazakhstan Temir Zholy)的报告显示,其西岸各站的货运量已经翻了一番。

中国海关总署副署长王令浚5月20日表示,北京正在改善中哈边境的阿拉山口和霍尔果斯铁路口岸的通关程序,这将带来铁路货运量的增加。

展开全文
关键词: 贸易路线、集装箱、替代方案、经济
已有(0)条评论

过去24小时新闻

过去24小时与48小时之间新闻

热门专题链接